债市拉响经济衰退警报 美股持续疲软

2019-08-18 12:079937互联网未知

原标题:债市拉响经济衰退警报 美股持续疲软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吴永久

美国债券市场14日发出经济衰退的预警信号,10年期美债和2年期美债收益率出现自2007年10月以来的首次倒挂,这也被市场视为经济衰退的可靠指标。同时,3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的2.015%。此外,整个欧洲债市的收益率也普遍下跌,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进一步跌至-0.65%的历史低点。

这表明,随着人们对全球经济下行的担忧日益加剧,资金开始越来越多流向避险资产。上述最关键美债收益率的倒挂,引发欧美股市暴跌。截至8月14日收盘,美国市场,道指狂泻800点(跌3.05%),标普500跌2.93%,纳斯达克综指跌3.02%;欧洲市场,英国富时100跌1.42%,法国CAC40跌2.08%,德国DAX30跌2.20%。

8月15日,受中美贸易问题升级影响,欧美股市表现疲软。截至北京时间当日22:31,美国市场,虽受7月零售销售增速超预期提振,道指仍微跌0.07%,标普500微涨0.12%,纳斯达克综指跌0.07%;欧洲市场,英国富时100跌1.30%,法国CAC40跌0.41%,德国DAX30跌0.70%。

平均22个月后经济开始衰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美债收益率倒挂一直是一个可靠的预判美国经济衰退的指标,但并不总是发生在经济衰退之前,而且衰退发生前倒挂的持续时间也各不相同。根据瑞信的数据,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后到发生衰退,平均经历了22个月。

CNBC报道中称,参考过去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案例,美股在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后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见顶。美银美林的策略师也表示,“(在2年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后)有时标普500指数可能需要1~2年时间才能见顶。”

美银美林的研究显示,“在1956年以来的10次倒挂中,其中有6次标普500在倒挂3个月后就见顶,分别为1956年、1959年、1965年、1973年、1980年和2000年;其余的四次中,标普500用了11~22个月时间才见顶,分别为1967年、1978年、1989年和2005年。”

除了2年期和10年期的美债收益率倒挂外,北京时间8月14日午后,2年期英国国债和10年期英国国债的收益率也出现了倒挂,但分析师认为,这反映出的是市场对英国脱欧的担忧。就目前而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受到市场的密切关注,许多投资者担心美联储可能会犯下政策方面的错误,即降息太慢,不能及时对美国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作出回应。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之前表示,基于对全球增长乏力、贸易纠纷和疲软通胀的担忧,美联储将准备好根据需要进行降息。蒙特利尔银行策略师们表示,市场目前显然认为美联储正落后于全球央行的降息潮,因为自美联储本月初启动降息周期以来,3个月和10年期美债的收益率一直呈倒挂状态。该行还指出,上一次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即2007年10月,美联储的联邦基金利率在5.25%的水平,远高于目前的2.0%~2.25%。

加入全球央行降息潮的,也远非美联储一家,到目前为止,全球已经有超过20家央行正在降息或采取其他的宽松货币政策。全球的低利率环境,也催生了14万亿美元的负收益率债券,这也推动了美债收益率走低。负收益率债券恐成常态

那么,10年期和2年期美债收益率的倒挂意味着什么?为什么10年期和2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是可靠的衰退指标,而非10年期和3个月期美债收益率的倒挂?负收益率债券是否会成为常态?

对此,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 Macr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3个月期的美债收益率仅仅是市场对未来三个月的预期,这仅仅包含了2~3次的美联储FOMC会议,但2年期的美债收益率则是长期的预期函数。由于美联储往往都落后于全球其他央行的货币政策,因此3个月期的美债收益率可能不会反映出市场对经济疲软和需要降息的看法。”

“显然美债收益率曲线的走势受到了全球债券收益率走低的影响,目前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国债收益率处于下降趋势。这不是英国、德国、日本和美国等国家特有的问题,而是因为存在共同的全球驱动因素。此外,全球增长在2017年11月~2018年1月达到顶峰,全球的通胀也有一个滞后的峰值(2018年6月~2018年9月)。我们看到美国经济增长和通胀也出现了同样的放缓。但鲍威尔曾在2018年10月2日时表示,美联储离中性的利率还非常远。这才是真正让美股感到恐慌的原因,这也蔓延到了债市。”杰弗瑞·杨对记者补充表示。

“美联储并没有意识到经济的放缓,而是在一直加息收紧政策,这一做法持续到了2018年年底。因此,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的倒挂,其实已经在市场上酝酿了很长的时间。”杰弗瑞·杨表示,由于全球目前已经有十多万亿的国债收益率是负值,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负收益率债券已经成为全球常态;全球央行在理解通胀过程的变化方面一直很慢,他们只是不断放松政策,其中包括量化宽松、负利率、前瞻性指导和其他“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即使美联储已经退出了宽松周期、日本央行降低了量化宽松的规模、欧洲央行也采取了相应措施,但市场清楚地知道,如果增长和通胀下滑,央行仍将恢复量化宽松。

那么,究竟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的倒挂,意味着什么?杰弗瑞·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单纯从经济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意味着全球处于一个低增长、低波动率的环境。但这并不一定是一个糟糕的环境,只要通胀处于低水平,央行就有能力应对经济的疲软。风险在于,低波动性的环境通常意味着更高的风险承担。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明显的杠杆作用,因此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很低。然而,我们应该谦逊地看待我们检测系统中实际杠杆量的能力,以及市场和经济的脆弱性。”

Copyright © 2002-2013 Copyright © 2012-2018 www.mhxxw.cn 中国棉花网_棉花信息网-棉花行业权威门户 版权所有备案号:  
服务邮箱:639641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