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唐朝男子纳妾仍算未婚?

2019-10-10 00:004125互联网未知

原标题:为何唐朝男子纳妾仍算未婚?

妻妾之别有如云泥,还体现在:男人即便纳了小妾并且生儿育女,在律法上的婚配状态仍然是未婚。毕竟纳妾一贯是中国封建社会里男性贵族的专利,《礼记》有云:“公侯有夫人,有世妇,有妻,有妾。”只不过小妾地位卑微,男人有再多的小妾只要尚未娶妻,就是未婚。

这种情况在唐朝也屡见不鲜:家中明明有小妾,甚至这些小妾都已经生育了众多儿女,但男子依旧自称未婚、未娶。如云麾将军王恒泛明明和小妾或身边伺候的婢女生育两个庶子,却还是号称终身未婚,以至于他死后竟然“临棺无令室主丧”,面临着没有妻子帮他操办丧事的尴尬境地。

河南元襄虽然有个“侍栉”的婢女为他生育了一女,不过元襄的表兄在为其撰写墓志时仍以“不婚”作为盖棺定论。无独有偶,和元襄同病相怜的还有宋州单父县尉李会昌,家中只有侍巾栉者所生养的两个女儿以及小妾贾氏所育的一子一女,所以李会昌死于战乱时依旧是“以官薄未娶”;郑王李亮的六世孙李寘尽管“婚娶未就,家道未立”,可依旧不妨碍他的膝下有两儿两女。

曾任峰州刺史的路全交也是“未婚媾”,虽有三个儿子,但他们的生母身份均不详,在路全交的墓志上仅以“皆口人所出”一笔带过,可见路氏族人对这些小妾的轻蔑之意,全然不顾这些女子怀胎十月辛辛苦苦为家族香火传承所做出的贡献。

官至邕管招讨判官试左清道率府兵曹参军的崔洧也是“不幸不娶”,但这并不妨碍崔洧有小妾张氏,膝下还有三个女儿。只不过崔洧的情况略有特殊之处,即崔洧其实和张氏是举行过纳采这些成婚礼节的,但是为什么崔洧的侄子在撰写墓志时依然称其不娶呢?

原来《唐律》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规定为是成立婚姻的必要条件,并且律法中还有这样一条:“诸卑幼在外,尊长后为定婚,而卑幼自娶巳成者,婚如法。未成者,从尊长,违者杖一百。”意思就是如果长辈不在身边,无人主婚,那么男子自行娶妻法律是予以承认的;如果有长辈主婚,男子却自行娶妻,将被杖责一百。

所以就算崔洧和张氏有过纳采礼,但是没有得到父母的同意,这段婚姻依旧不为崔氏家族所承认,对张氏避而不谈,甚至还将此事视为“不幸”。

而《井底引银瓶》里的女主人公显然也是违反了父母之命,更无媒妁之言,这才导致被夫家背弃,“不堪主祀奉蘋蘩”,以至于连主持家事和祭祀的权利都没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02-2013 Copyright © 2012-2018 www.mhxxw.cn 中国棉花网_棉花信息网-棉花行业权威门户 版权所有备案号:  
服务邮箱:6396417@qq.com